免息炒股配资

OpenAI惊变72小时,微软赢麻了

发布日期:2023-12-20 09:46    点击次数:193

  来源 虎嗅网 

  三天,720度回旋大转弯,OpenAI演绎现实版《硅谷》。

  美国当地时间11月19日,微软CEO纳德拉宣布,OpenAI创始人山姆·阿尔特曼和总裁格雷格·布罗克曼将加入微软,他们将领导一个新的高级 AI 研究团队。OpenAI也找到了新的CEO埃米特·谢尔,一家视频流媒体网站Twitch的联合创始人。

  最新公开消息显示,OpenAI员工签署联名信,要求董事会辞职并让阿尔特曼和布罗克曼回归,否则他们也将辞职,并加入阿尔特曼在微软的团队。戏剧性的是,公开信最后一个签署人是OpenAI联合创始人、首席科学家兼董事会成员伊利亚·苏茨克维(llya Sutskever),之前是他被指责发动了针对阿尔特曼的董事会政变。

  从11月17日突发状况到现在,包括微软在内的投资人、OpenAI的员工以及炒掉阿尔特曼的董事会希望阿尔特曼回归,但协议并未达成。

  微软是OpenAI的最大外部投资者,2019年7月,微软向OpenAI投资10亿美元,2021年,微软继续投资20亿美元。2023年1月,微软又向OpenAI追加100亿美元的投资。ChatGPT所使用的算力大部分是微软Azure所提供的。据了解,GPT-3单次训练的成本为140万美元。

  阿尔特曼称入职微软是“继续任务”。他试图让AGI(通用人工智能)造福全人类,他说:“成功过渡到一个拥有超级智能的世界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最有希望、最可怕的项目。距离成功还很遥远,但赌注之大(好处和坏处都是无限的)有望让我们所有人团结起来。”

  当地时间11月20日,微软股价盘前一度涨超2%,股市开盘后,微软股价震荡上浮,最高涨幅为2.41%,股价一度达到历史最高水准,378.87美元,截至收盘,涨幅略微回落,收盘价为377.44美元,总市值为2.81万亿美元,较前一个交易日上涨约600亿美元,从这个意义上讲,阿尔特曼入职微软的消息价值600亿美元。

  阿尔特曼被称作人工智能领域的“奥本海默”,他习惯掌控一切,不习惯被人约束管理。对于阿尔特曼来说,诞生快50年的微软,或许只是过渡。

  一、危情72小时

  阿尔特曼和马斯克一样,是一个表演型天才,他在社交媒体账号上,“直播”了这场轰动全球的人事变动。

  美国当地时间11月17日,OpenAI官方声明称,山姆·阿尔特曼的行为以及他与董事会的互动中缺乏透明度,削弱了董事会按照授权方式有效监督公司的能力。阿尔特曼被免去了CEO和董事职位。

  在此之前,OpenAI是全世界成长速度最快的超级独角兽公司,估值到了900亿美元,甚至在一些私下的交易市场,这个数值已经到了1000亿美元。马斯克的SpaceX估值为1500亿美元。

  当天,阿尔特曼在X(原Twitter)发文回应:“我很喜欢在OpenAI的时光。这对我个人来说是变革性的,希望为世界也带来了一些变革。最重要的是,我喜欢与这些才华横溢的人一起工作。我将会宣布更多关于接下来的事情。”

  随后,阿尔特曼转发OpenAI总裁格雷格·布罗克曼的发文,称:他们正在努力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不要担心,我们会没事的,更伟大的事情即将到来。

  这引发了人们的猜测,阴谋论横飞。有人说是微软的布局,有人说是董事会咨询了ChatGPT的意见,ChatGPT开除了它的发明者。

  “我爱你们所有人,但今天的经历光怪陆离,有点像还活着的时候读自己的悼词。”阿尔特曼感慨。

  11月18日,OpenAI的员工和投资者开始联合微软一起向董事会施压,要求董事会撤回罢免阿尔特曼并解除其董事职务的决定。根据外媒的报道,董事会已原则上同意恢复阿尔特曼和布罗克曼的职务,而阿尔特曼对于是否要回到OpenAI感到“矛盾”。

  阿尔特曼发文说:我太爱OpenAI团队了。

  在外界看来,OpenAI内部的矛盾在于,阿尔特曼追求商业化与技术的迭代,但联合创始人、首席科学家兼董事会成员伊利亚·苏茨克维则认为ChatGPT有了自己的意识,他一直担忧AI的安全边界,正研究如何“阻止AI失控”。他正在发起“超级对齐”项目,宣布 OpenAI 会拿出 1/5 的计算资源,在未来四年解决 “超级智能” 的威胁。

  11月19日,阿尔特曼与OpenAI的董事会会面,这位公司创始人和前任CEO申请了公司访客证,他称“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戴这个东西”。他和OpenAI 董事会进行了最后的谈判,尽管董事会面临最大出资人微软以及众多投资人的压力,但谈判破裂了。

  当天晚间,微软CEO纳德拉宣布阿尔特曼、布罗克曼和跟随他们离职的OpenAI前员工们即将加入微软,带领一个“新的先进AI团队”。阿尔特曼转发并说,“任务继续”。

来源:X平台截图来源:X平台截图

  “没有员工,OpenAI 什么也不是 ”。11月20日,阿尔特曼在X上连续转发6次这句话,并配上一个心形,他们分别出自5名OpenAI员工以及首席运营官 Brad Lightcap之口。这代表着阿尔特曼与OpenAI的彻底分手。

  当天,作为驱逐阿尔特曼的发起者,伊利亚·苏茨克维称,他对自己参与董事会的行动深感遗憾。“我从来没有想过伤害OpenAI。我热爱我们共同建立的一切,我将尽一切努力让公司重新团结起来。”

  相较于阿尔特曼在美国国会的纵横捭阖,周旋在美欧之间,能处理好巨头公司、创业者与投资人之间的关系,OpenAI的新CEO将很快感受到落差,外界会拿他和阿尔特曼进行比较。

  尽管纳德拉表达了对OpenAI新任CEO的支持,但一切都回不到从前了。微软此前已经对OpenAI有了戒备,微软的员工被禁止使用ChatGPT。

  如果有更好并且更符合微软掌控的大模型,不排除纳德拉会“刷新”这一切。毕竟,引发此次AI浪潮的大语言模型,它本质上是一个工程问题,而不是发明创造问题。

  阿尔特曼如果得到微软的全力支持,外界将会看到更多想象的实现,比如阿尔特曼的芯片公司。在被开除前夕,他计划筹集数十亿美元,用于一家新的人工智能(AI)芯片企业。

  AI引发了巨大的变革,变革中有混乱。OpenAI公司的人事变动预示着,它将引发更多的不可知。

  二、微软成最大赢家?

  在这场堪称年度最drama的公司夺权大戏中,当大家都以为阿尔特曼会成为下一个乔布斯、马斯克,振臂一呼另立山头时,新的转折出现了。

  11月20日下午,微软CEO纳德拉在社交媒体上宣布,阿尔特曼和布罗克曼及其同事将加入微软,领导一个新的高级AI研究团队。

  微软虽然不占有OpenAI的董事会席位,但它在其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尤其是纳德拉,从协助阿尔特曼回归的斡旋谈判者,成为迎接阿尔特曼及其团队加入微软的主人翁角色。

  转变之快,以至于有阴谋论者怀疑,上述一切都是微软的“自导自演”。不过,鉴于目前纳德拉表示微软会继续与OpenAI合作,且OpenAI空降的新CEO为亚马逊旗下游戏流媒体平台Twitch的前CEO,这一阴谋论并没有切实依据。

  但目前来看,微软无疑是OpenAI内斗后的最大赢家。以微软的资金和算力,再加上OpenAI的人才,它完全有机会复制一个新的OpenAI。 

  其中,纳德拉的果断决策或许是最大有利因素。有投资人评价道:“微软股东们应该非常庆幸,10年前选择了纳德拉做CEO,一个伟大的一号位真的意味着太多太多。”

  在一位前微软员工看来,纳德拉是一位非常有vision、有魄力、有手腕的领导者。在就任微软首席执行官的近十年时间里,纳德拉既是一个变革者,也是拯救了微软的“英雄”。

  同时,微软也是迄今为止最爱收购的美国科技巨头。据全球金融数据提供商Dealogic 称,在纳德拉担任CEO期间,微软达成了 326 笔交易,总价值超过 1700 亿美元。比如,微软曾以 260 亿美元收购了 LinkedIn,以 160 亿美元收购了 Nuance Communications,以 75 亿美元收购了电子游戏制造商 ZeniMax Media……

  最近,纳德拉还完成了690亿美元收购动视暴雪,这是微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交易。

  在这些交易的帮助下,微软的收入自纳德拉上任前一个财年以来几乎翻了三倍,股价上涨了八倍以上,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上涨了两倍。

  近日,纳德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我来说,我们最大的机会是人工智能(AI)。就像云计算改变了所有软件类别一样,我们认为人工智能就是这样一个变革性的转变。无论是搜索还是我们的Office软件套件,都会发生巨变。”

  对于想要大力发展人工智能,并将Copilot引入微软全栈产品线的微软而言,阿尔特曼此时的加入,无疑是最有利最经济的选择。有创业者指出,微软为阿尔特曼准备的全新研究院,“基本可以参照LinkedIn和GitHub的发展方向”。

  但也有人产生担忧和质疑。“乔布斯和马斯克如果是在其他人领导的公司下,还能创造出这种伟大的成绩吗?”

  绿洲资本创始合伙人张津剑表示,阿尔特曼的离开可能会带动更多OpenAI研究员的离职,从而把OpenAI的 know-how和认知带到新的地方,如行业第二名或第三名的公司,甚至是中国等其他地区的企业,“这是有助于技术扩散的。但对于OpenAI的技术垄断肯定会产生影响”。 

  三、AI时代需要新的公司治理结构

  在张津剑看来,阿尔特曼的去留并不是真正值得大家关注的,这件事背后的实际意义是,在新的科技时代到来时,什么样的组织结构和治理结构才能与当前的科技文明相适应?

  如今,AI的发展带来了两个变化。第一是AI本身对人和组织提出了新的挑战,或者说它极大地放大了组织的能力。1950~1960年代时,IBM公司在达到10亿美元营收时,整个公司有超过8万员工;今天,OpenAI做到10亿美元收入,只有大概500人。

  这意味着每一次的科技变革都对组织结构和治理结构提出了全新挑战,它需要更少的人干更多的事。当人变得更少时,什么样的组织结构才能适应相应的人数要求,每个人都能在其中发挥充分的积极性?

  因此,张津剑觉得公司的治理结构一定会发生变化,在他看来,有限责任公司的公司责任制从东印度公司就开始,到现在已经有300年的历史,但如今人类的科技水平和人本身的主观能动性已经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了,不可能还用着300年前的制度进行组织管理。

  张津剑认为,AI在风险上等同于核武器和基因编辑技术,它可能给整个文明带来的挑战和冲突甚至超过了后两者。所以对于AI技术,从安全、伦理以及talent发挥的各个角度上,都提出了新的治理结构的要求。“OpenAI作为一个非营利组织,董事会结构其实也进行了一定的创新,在想办法保护它非营利的特殊性和AI安全性。这也就意味着这个公司在商业化过程中,存在一定的挑战和冲突。”

  “我认为(阿尔特曼和董事会的斗争)本质上暴露了这个点,但什么样的结构是对的,在大的时代变革里,这是我们所有人必须要去面对、去探索的。”张津剑总结。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企业家杂志 (ID:iceo-com-cn),作者:孔月昕、闫俊文,编辑:马吉英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王涵